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

绿金所不认鲸鱼宝这个假儿子

孤鸿论财2020-11-21 14:37:05

虽说陆金所早已脱离了群众路线,不再是过去那个带领人民群众反抗银行压迫的红军了,也变得越来越看不上那些穷苦乡亲们了,但不管什么时候,患上巨人病的陆金所也不希望自己头上多出一片青青河边草。

3月10号,陆金所要求鲸鱼宝根据庭外调节协议赔偿800万元。两家p2p平台有什么过节呢?这段恩怨史要从两年前说起。鲸鱼宝自诞生以来,多次打擦边球,借助陆金所来宣传,进行扩展。现累计交易额144亿,利息5.35%。

而孤鸿今天上陆金所网站看,现在能买到的固定收益理财产品,一年期利息最高只有5.4%,相比银行理财毫无竞争力了。

陆金所一直是网贷行业的老大和风向标,背靠平安集团,其地位类似于网贷界的黄金。经常成为投资人避险的选择。

1、每当行业发生危机时,比如e租宝爆雷、快鹿系爆雷的时候,投资人会疯狂抢购陆金所;

2、每年春节之后的两个月左右,陆金所会出现一标难求的现象。

如果是其他平台,转让区新标压旧标,谁也转让不出去,那这家平台一定出问题了,投资人在出逃;而陆金所的转让区如果堆积很多,很难转让出去,那就是行业的大利好,说明投资人信心百倍,将钱取出,投向了更赚钱的地方。

成熟的投资人都告别陆金所,因为利息实在是太低,。2017年春节至今,三年期的稳盈-安e项目,一直没有标,因为春节期间本来借款人就少,仅有的债权资产都被平安自己收购,打包成信托出售了。即使偶尔有少数的转让标,你也抢不到。

陆金所在卖什么呢?主要对接平安保险的理财险项目,平安信托、渤海信托等信托项目,还有各类的资产管理项目,再有就是代销基金。

过去的陆金所,打土豪、分田地,走的也是群众路线,带领群众反抗银行理财这个吸血鬼。将平安普惠放出去高利贷直接让普通投资人购买。

但是现在的陆金所,成了理财界的超市,甚至想要千秋万载,一统理财市场。陆金所的逻辑如下:小的p2p平台(除了红岭创投、先锋系以外,任何单独一家p2p平台相对于陆金所来说,体量都微不足道),既然流量导入困难,独立建设网站的运营成本还高,不如跟我们陆金所做对接,把你们线上部分都搬到陆金所来卖。

这就是2016年,陆金所推行的“人民公社”运动。吹牛逼时堪称贾跃亭附体,被打脸时比罗永浩还惨。


2016年10月8日,陆金所称“人民公社”已签约机构77家,其中包括投哪网、积木盒子、宜信、拍拍贷、团贷网、你我贷以及点融网等,孤鸿当时还很诧异,就算你搞人民公社,也不能国庆节都不休息吧?相比于孤鸿动辄闭关修行可是敬业多了!

刚刚第二天,即10月9日起,这77家要么不予理会,要么登报辟谣,其中点融网、拍拍贷、微贷网等言辞还很激烈。

这些“觉悟不高”的平台为什么如此排斥陆金所呢?先说说陆金所的野心是什么。

“人民公社”就是理财界的京东。计葵生就曾表明野心,“人民公社”还只是陆金所整体开放平台中的一个频道,未来,还将引入更多种类的理财产品,将陆金所打造成为一站式满足各种投资需求的“理财产品超市”+“资产交易平台”。

假如我是其他平台的CEO,谁提出跟陆金所合作,我绝对一个巴掌呼过去。

1、我也是搞P2P的,凭什么我要来你的平台开“专卖店”?把客户信息拱手让人?不管是京东还是天猫,毫无疑问平台方获利最大——信息、流量、市场注意力都被平台攫取了,我从一个创业者,变成了可以被频繁更换的“打工者”!

2、陆金所的核心优势(或秘密)在于能以更低的价格吸纳理财资金,再以市场价卖出,赚取的中间差价!

孤鸿跟业内人士采访过“人民公社”的条件。其条件之苛刻,令人咂舌!首先,加入的平台要将自己的风险备付金转移到陆金所账下,一般为销售金额的3%~6%,这是大多数p2p难以承受的。

其次要将借款客户的信息与陆金所共享,上传至前海征信。我信息辛苦苦找到的借款人,凭什么给你呢?

然后,陆金所还要抽走利息的2%~3%作为服务费,还对收益率上有约束,抽成后的利率与陆金所产品收益率差距不大。这是在绞杀其他p2p平台的价格竞争力,最终达到从天猫模式向京东模式的过渡——跨过公社社员平台直接对接第一手资产端,进而促使投资人只认陆金所不识其它平台,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将士的鲜血染红红顶子。

言归正传,那陆金所为什么要拿鲸鱼宝开刀呢?800万对陆金所来说,只是一天的运营费用,对鲸鱼宝来说,可能半年就白干了。

孤鸿在过去的文章中说过,活期理财只有四种形式:1、货币基金。2、投连险。3、以债权转让方式实现的活期。4、网贷基金。

鲸鱼宝也是活期,自称“500强金融信息服务商”(影射平安集团),其模式非常简单,就是通过个人账户大量购买陆金所的“稳盈-安e”的产品,然后大拆小、长拆短放到自己的平台上来卖,1元起投,随存随取。其盈利模式是:8.4%利息进货,5.35%来卖,从而赚取利差。


按照孤鸿的分类方式,鲸鱼宝到底是属于以债权转让方式实现的活期呢?还是网贷基金呢?

以债权转让方式实现的活期,一个重要的标志是自有债权。也就是债权是自己平台的,自己平台放贷,活期只是一种销售方式而已。比如说玖富旗下的悟空理财,就是第一家活期。再比如说对接趣分期资产的金蛋理财、第一家实时到账的活期小金理财。鲸鱼宝显然不符合,债权是平安普惠的,鲸鱼宝只是给买过来而已。

那鲸鱼宝是网贷基金喽?孤鸿曾经说过,网贷基金的标志是分散投资。也就是说会有多种投向,至少投向20家以上的平台,还会买些货币基金、国债、企业债券等。而鲸鱼宝只投向陆金所,自然也不是网贷基金。

按照鲸鱼宝的逻辑,自己就是以债权转让方式实现的活期——陆金所是我家的!陆金所的债权我给买下了,就等于我家的债权!陆金所由平安担保公司担保,那么平安担保公司就等于给我家担保!

陆金所当然不高兴了,哪冒出来野孩子,来我这一张口就喊我爸爸,还没人敢拦着!

因此,陆金所愤然拿起法律武器,状告鲸鱼宝侵犯我的名誉权!后来双方达成庭外调节,说白了就是鲸鱼宝你要么登报声明道歉,要么赔我800万。

鲸鱼宝呢,是绝不登报声明,宁可半年白干了,赔你800万!因为鲸鱼宝存在的基础,就在于抱上平安这条大腿。

看看百度关键词的新闻,鲸鱼宝在3月10日至今,收买大量自媒体对其进行正面报道,用车轮战试图转移视线。孤鸿可不是信口开河,为什么3月10号之前,鲸鱼宝的信息几乎看不到,这两天信息突然暴增呢?

最后提醒一句,以陆金所为代表的个人信用贷为主的平台,一般2月份、3月初标都很少,平台多选择主推长期标。如果这时候某家平台反而短期标加息力度过大,说明平台缺钱,就要谨慎判断了。

       这两个月普通投资人无法从陆金所买到稳盈-安e项目,鲸鱼宝、鲤鱼宝等同样买不到,可是为什么这两家平台还在无限额卖理财呢?

       当然,孤鸿并没有说他们标是假的,只是既然买活期的网贷,选择分散投资或自有债权的比较好。

Copyright © 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