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

【专访】孙雷:互联网金融不会寡头垄断,但为何率先打造生态圈的是玖富?

玖富2020-01-13 16:15:10



孙雷在玖富互联网金融创业启动仪式上

  在5月7日玖富互联网金融创业启动仪式上,玖富创始人CEO孙雷表示,身处移动互联网+时代,p2p已经不仅是一家网站,而是一种与大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商业模式。伴随移动互联网网的普及,人们的消费方式越来越移动化,这给移动金融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对于互联网金融企业者而言,切近消费者生活场景的金融移动金融创业依然有较大的创业空间。


以下是部分专访实录:

  金评媒:上午的时候总理来创业大街考察,点亮了创业的热潮。正好我们下午在中关村开启互联网金融创业大赛,赶了一个好的势头。不可否认,创业是这个时代的大势,以您的创业实践和行业洞察来看,您觉得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还有什么样的创业空间,它的创业机会点会出现在哪些垂直的领域?

  孙雷:我个人的一些观察和一些感受,就是在互联网金融里面是一个特别大的概念。现在我们把互联网金融理解为P2P和众筹只是一种方向,它包含了支付、借贷、保险、证券、众筹等。众筹是股权的,它包含了互联网金融,甚至互联网金融的媒体,像咱们在座各位也是,像互联网的猎头,它会有很多引申的点。

  我们看到随着一个行业的成长以后,原来就是几家龙头的企业构不成一个行业,现在互联网金融成为一个行业,当这个行业快速成长的时候,大家更多的看规模,看大家的品牌,但是在创新上是很多很多空间去看的,而所有的创新我们理解是跨界,一个成熟的行业基本上创新很难了,比如传统的煤炭行业和房地产行业很难,最好的创业我们都提了微创业,它寨一个原有成熟和一个新兴的两个之间跨界碰撞,能碰撞出一个新的东西,比如传统的旅游和互联网结合,有了一个互联网旅游,你知道大学生分期做的比较好的是分期乐,这里面还有很大的一个空间,类似这种消费信贷场景,但是在3C的领域里面,谁的消费信贷做得最好?你可能往往也不知道。我们会发现P2P其实只是被大家所关注的一个热点之一,P2P是一种载体,是一种形式,但是在这个消费领域在供应链领域,比如说在汽车供应链里面谁做的更好,在建材供应链里面谁做的最好,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之所以都不知道是因为很多的企业还没有加进去,所以这里面它大有机会所在。

  第二个,大家都知道做P2P行业都是叫征信难,叫做上不了央行的征信。

  征信上面都讲大数据,谁把大数据做得最好,有人说我是通过社交数据来做征信,比如我们闪银,但是也有人说我专做支付宝的流水的征信,但是在一个特定的细分领域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以做得很好的,比如说我们现在另外一个传统的标准,只有支付宝流水了我才授信,没有两年期淘宝活跃习惯的就不给,央行给了八家备案,腾讯阿里都拿到了,但是拿到怎么用,他们都不知道,所以在征信里面有很大的空间去做。

  有的公司说我专注爬虫技术去看你网站的技术,有没有不良嗜好,它也有一个征信的方式,我们只知道宜信很大,这个很大那个很大,但是在细分里面谁做得更好,所以这个机会是空白的。比如在理财端,人人贷做理财还是做信贷的,它在哪方面强,在移动理财里面有挖财,挖财从记帐理财开始做的,悟空是从微信开始做的,这就是它的机会,这也是大的很大区别点。

  所以在这个领域里面还有很多机会一说互联网金融大家说阿里也会做,百度也会做。但其实,百度做的百度百发,他是流量导入的模式,大家真正做移动互联网理财的还有很好的空间,所以在微信端做P2P的理财还是做基金的理财,还是股票,现在股票很火,用量化投资结合微信平台,我们也没有听说过,凡是你觉得在一个评论里面没有一个响亮的品牌其实都是有机会,比如说雕爷牛腩,这就是他的机会,美容美甲大家都很熟悉,但是谁也不知道,河狸家就做出来了,所以这个就是所有的跨界。我们做的所有创新都利用现实中可以找到的影子,但是他用新的方法新的思维新的手段去改变用户的体验,去做出一个适合用户的产品。所以在互联网金融里面,我个人感觉不会出现像百度一样寡头垄断,他会出现百家争鸣,在细分领域里面出现非常有特点的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就会有很多创业者有机会,你再去复制就没有意义,不是那个时候了。这就是我觉得可能的机会。

  金评媒:在中关村这样创业气息浓郁的地方,我们很容易被创业的激情所点燃。但2015年对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关键性的一年,因为经过前三年的积淀和洗牌之后,平台兼并会越发明显,到最后可能剩下的只会是一些大的平台公司。

  另外从国际市场来看,比如说像网贷行业的鼻祖lendingclub,它的股票市场表现是连续下跌的状况。从二级市场的走向来看,互联网金融行业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火爆。综合国内外的市场情况来看,我们国内互联网创业的机会点到底是存在哪些方面,现在才进入的创业者会面临哪些门槛?

  孙雷:您提的问题拆分成两个,这个行业没有那么火爆,听起来好像很火爆,但是没有那么火爆。在美国没有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它叫金融科技,中国是有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它是第一个先上的,它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受股价的影响,虽然现在股价下跌了,但是比它之前私募融资要高很多,所以他仍然还是有空间的。

  第二个像Kickstarter也是做到几十亿美金了,其实在美国它仍然是一个很热的一个话题,只不过它不像中国如此之热。一个重要的原因美国是金融科技,国内的A股凡是沾点互联网金融的都成交了,平均市盈利在两百倍到三百倍。我看过一只股票,去年还在四五十亿的规模,一年的利润也就几千万的利润,同样的公司没有改变,由于他给我给互联网金融他现在已经到400亿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就是一个变化。

  我再给大家举一个世联航的例子,现在是三百亿的股价,这与它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有关。中国对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在A股表现的淋漓尽致,所以他去并购P2P,造成股价的上升,所以在中国的市场远远大于美国。股市的波动是非常正常的,它是一个买卖的行为,所以它不受影响,我觉得当时腾讯和百度上市的时候也不行,但是十几年过去是一度飙升的,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也很大,风口也确实来了。

  第二点就是创业者在现在这个行业创业是比较难的,难的问题是什么呢?第一他们想靠百度竞价,像Jason说他百度没有花过一分钱,这个是创业公司花不起的钱,成本很高,他想推广用户很难的,所以他在博客上,他在品牌上新创的公司品牌上又有一些问题,他不可能瞬间打出一个很好的品牌,你会不会跑路,这个行业的负面信息报道很多,所以大家很担心。

  另外一点,就是这个行业由于创业者就是公司行业多了,把人才的价格提升了,在二三线城市P2P行业就四千块钱,现在到一万了,对于初创行业吸引人才也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招不到合适的人,所以创业成本在加高,创业成本在提高,所以大的P2P公司基本格局在慢慢形成,对于新进入者没有特别的东西想创业是比较困难的。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创办这个大赛呢?像呼哧旅行,他做这个事情支付公司就不给他接,万一你这个公司诈骗怎么办?玖富给他背书,他才能接下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搭一个平台呢?我们作为一个行业已经成长起来的企业,对于一些新创业的人可以提供这样的平台的支持,所以我们原来是内部孵化创业的,现在我们觉得可以对社会给更多的创业者来提供这样的支持。

“link+Plus”打造行业生态链

  金评媒:这次玖富高调推出创业大赛也会让我们有一种疑问,我们以前做互联网金融,但是现在感觉我们调性变了,我们现在是在做行业生态平台,这是出于怎样的战略考虑?

  孙雷:玖富一直做生态型,我们说的link就是一个生态链模式,最近两会提出“互联网+”我们才会link、Plus,这是我们在2013年就提出来。因为一个P2P行业,很多人理解为它是一个小贷机构,时间周期很长,一个借款人两到三年,所以我们当时我们原来也线下的分布,后来我们发现这种模式不可持续,而且科技含量比较低,所以我们就把前端、后端采取众多的模式,我们把几千人,几百人只做中后台,做一些技术支持,你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平台,让更多的小伙伴连接进来,所以这种模式是我们之前都去做的。

  但玖富不同于VC,我们不是做VC,为什么这次搞互联网金融大赛呢?还是延续我们link+Plus战略,我们给他提供一些资金和平台的支持,这样我们培养生态链,比如说销售你现在线下一个销售没有,人人贷有七八千的销售,我不想做人力运行的方式,我们不做销售,我们跟58、易车,还有全国城市里面做线下销售的合作伙伴用渠道的方式进行,这本身就是我们的一个创意。我们自己在资产端和理财端都是通过结合,大家共同发展,这次创业大赛跟我们的战略是一脉相承的,它是我们这次战略中的一个具体落地

  我们这次做这个大赛就是要打造一个互联网金融的生态链,不想让自己成为现在P2P行业的信息孤岛,各家做各家的,别看这两三千企业,他们是不来往不沟通的,我们就是想做出一种生态链的模式,我们这么做了,我们这个行业的其他公司也会逐步的采取这个状态。

  金评媒:玖富现在不再是一家单纯的互联网公司了,它是一个生态平台。

  孙雷:我们是一个平台没错,我们定位就是要做平台,我们整个公司定位上,我们不止是一个领先的P2P,我们更是一个服务平台。在这个帐户里面把理财、消费、支付来进行一站式的,所以我们自己未来打造的就是一个移动金融的服务平台,而不是P2P服务,P2P是我们为客户配备的资产之一。

  它任何的一个业务是你切入市场的一个切入点,但不代表你的归宿。比如说P2P这个领域,你看现在一些同业他原来做通道,他现在自己也走入线下做资产业务,原来做资产业务开始做通道业务了,所以当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他的边界会很模糊,只要客户需要,比如在我们平台上投资是几万块钱,他是闲钱投资,如果你不是P2P,你要是货币基金我还可以投资一点,所以我们在增加客户的钱包份额,为他提供多资产的服务,现在我们目前已经完成了第一个阶段的积累,就是实现了用户快速的增长,现在我们正在为用户解决后面的服务体系。

  金评媒:你在会上分享了创业者容易跌入的“坑”,比如你说到,创业者容易织一张理想的大网,什么都想做,会把什么业务都放在里面来做。但是您目前的这种表现来看,貌似与您的创业经验相冲突?

  孙雷:原来的织网是什么都自己做,现在不是了,我们是搭平台,这样我的精力和专注点都解放了,所以我们就做好交易平台,做好基金的通道服务。我们玖富的核心竞争力打造两种,第一种在线的风险控制,把优质的资产识别出来,第二个是做好在线的资金匹配。我们牢牢做好这两点,剩下很多前端的入口应用都交给合作伙伴来做。

  比如58,怎么为车提供贷款不是58和赶集的优势,这是我们来做,他是入口,我是解决方案,将来我们创业者也一样,他有可能做的是各种应用场景的入口,我们提供一个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我相信大家一定会看到这个行业的其他公司在发展到另外一个阶段的时候,他也不得不会走出来,原来我们认为马化腾的腾讯就是做QQ然后出现了微信,就是做微信腾讯的,他是打造他的生态圈,他在微信上做很多的应用。

生态链布局是互联网金融发展必然

  金评媒:像乐视、小米包括360这样的公司都是tmt领域中做生态圈的高手,我们玖富为何要率先启动生态链布局,我们迈出这一步,是这个行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必然要求吗?

  孙雷:是的,必然要求,小米出现米聊自动上手,谁也不知道它不是做米聊是做小米手机的,谁也没想到它又做小米电视,做小米移动电源,这都是他投资和收购的公司,用小米的品牌来进行推广渠道,小米还有空气净化器,现在还有小米金融,你小米做手机就是手机,但是他定位说我是一个移动互联网公司,我不是一个手机公司,这是他跟摩托摩拉的巨大区别,我们是一个移动互联网金融的平台,我们不只是一家P2P公司,这就是理解的差异。这就是诺基亚、摩托摩拉和小米的差异。

  金评媒:为何率先打造生态圈的是我们玖富?为何不是宜信,陆金所这样的公司来做,他们从体量和发展规模上来说不是更大吗?

  孙雷:首先从体量的角度,宜信的体量确实比我们大,但这个行为跟一个企业的文化,跟现在的成本都有关系。当然,宜信它在整个行业会很大,所以它更多是自己玩自己的,别人跟它合作的时候,也会担心被它给沉没下去了,我们真处于这个阶段,又是一个相对体量比较大,又有一个很好的技术平台的支持,我们又采取压缩了我们,我们没有线下的方式,如果我们是一个五万人,十万人的公司,我觉得我们比较难,你想我们已经有几万人了,我得为这些兄弟们首先考虑,所以当有新的进来的时候会有抵触有对抗,它就是一个企业文化的不同。

  不是说我们公司多么牛来做这个事,而是我们的阶段我们的文化,我们公司有一个文化是成就他人才能成就自己,这就是我们的文化,所以我们才能孵化出闪银,我们才有悟空,正因为我们原来在内部这么做,通过这次大赛把内部开放仅此而已,不是说我们突然转了,而是开放更多的,用link+Plus的方式。

  金评媒:有没有一个什么样的事件触动你去做这件事?

  孙雷: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做外部的孵化器是由内部触动的,我们当时有好几千人,我们在管理上怎么管,我们发现一个特点,我举一个例子,当时我们全国有三十多家分支机构,我们的分支机构分布的城市经理,他申请房租一般要五百平,他说叫标准匹配,其实150就够了,因为很多不需要在办公室,打印纸一定要多样,办公电脑一定要多样,这个时候我们就觉得为什么它的成本费用这么高,而且还说不出来,他说同行业都是这样。

  但是我们突然发现,有一天我们在想,他是一种打工的心态,但是怎么样改变他的打工心态,原来他是我的分部经理,你自己作为老板你成立这个,所以我们内部形成180多个boss,有很多分部经理完成独立成立一个公司,当他成为一个老板的时候,他主动把房子退掉,租一个一百平米做当地城市的办公室,第二在整个的打印纸里面,我们去看了几家,一定要求这种打印,他认为剩下一张纸都是最有利的,这种组织体制的变化对激励机制带来很大的变化。

  当时我最触动的一点就是我在公司也很苦恼说,为什么我们那么多员工不能像我们一样为公司焦虑呢?我经常在晚上睡不着 觉,一些公司的事情真的会市面,当我12点发微信为什么没有几个响应呢?为什么?貌似就我一个人操心,别人都不操心,我们真有一个从国外回来的,他说对不起,我现在在休假,上班的时候做跟您探讨,我觉得这个状态太不对了,这不是创业的态度,所以我们就改。

  怎么改?所以我们在体制上,我们在线下的销售全部取消,让他全部成为老板,这会导致什么变化呢?我们成都一个分部的经理,我们总部来一个部门副总,但是我们CEO来了以后,背着包就来了,他们全是往成都的小吃,他们觉得文化不一样,我们所有的这些老板到公司来开会的时候我说各位董事长,我作为CEO向大家汇报我们的工作,他们觉得受到如此的尊重,他们在激励上都感觉不一样,我们原来一个部门的头,他成为一个老板,他自己独立化以后,他从九百人直接砍人到四百人,而且产能不变化。他就说原来的资源成本不是我负担,这个就是自主激励,我们叫自主的文化自主的激励,所以我们现在在内部。

  后来我们在各个城市改,后来我们在总部改,比如闪银的CEO,他原来就是我大学毕业到我公司当我的助手,他就成为我们审批中心的一个副总,正的老总是大风卡模型非常好,这个副总是做辅助的工作,有一天他就提出来说,我们现在这个审批的效率不够高,我说怎么样够高,他说我们很多客户给了授信额度以后不要那么多钱,我说好你能不能做一个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的方式,所以就这样,我们拉出一个小队伍来做一个逆向思维,结果他出现了第一个以后,我们悟空是第二个内部的,又从我们内部的部门里面,其实Jason是一个很神奇的创业者,刚开始没加入的时候,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创业者,加入玖富以后,他开始做一些工作是做客服的主管,按道理来说,跟创业者心态是不一样的,我说Jason在不同岗位他仍然能找到一个机会所以我们出现了一个、两个、三个、六个,我们一年出现七个,就是孵化了七个产品CEO,这样陆陆续续到今年为止我们有十几个。

  这个时候就考虑一个企业是有限的,社会上还有那么多创业者,有没有可能出现在我们的平台上,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一件事情,把我们的想法跟他们一沟通的时候他们也非常的激情,大家一起来做一个事情,以我们为主导,因为我们是除了钱之外,背后有资源有业务,跟VC创投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创业孵化为服务平台锦上添花

  金评媒:我们和创业者之间的合作方式和合作内容是怎样的呢?

  孙雷:一种就是说它进入我们孵化器,实体的孵化器也可以虚拟,比如在中关村,他不在也没关系,虚拟孵化器我们可以提供定期的导师业务,我们会采取这样一种方式。

  第二种方式会直接投资,包括我们玖富自己也会直接投资,我们现在已经投了几家投资了,就是直接股权的参与,如果他觉得希望有专业的VC投资,像红杉资本都可以介入,我们实际上形成了一个联盟,当我们这个大赛项目在初选之后,我们再这些专业的IDG红杉跟我们一起看这个项目,不管是IDG或者是红杉他们只是股权投资,我们是对接平台对接业务,这样有可能出现联合投资,有可能是以他为主,会出现这种组合的方式。

  金评媒:感觉玖富在搭建一个互联网金融创投的撮合平台。但可能很多人会问,我们是重心在搭建平台还是这只是我们一块业务布局。这次力推的创业服务平台和我们实际的业务运营在玖富的战略运营中是怎样的权重?

  孙雷:我们内部是link+Plus,我们公司800人里面,我们主营平台我们占八九十的,Plus只有少数的一些,包括我们的Jason,包括有创业体会的,我们几个人来扶持的,而不是说公司的大部分精力。

  金评媒:我们中心还是在我们实体业务上。

  孙雷:它是一个加速的概念,不是一个全覆盖的概念,它是锦上添花。

  金评媒:玖富一直在提移动金融的概念。我们知道移动金融是今年行业特别关注的一个话题,像蚂蚁金服的总裁樊治铭,他在参加gmic全球互联网大会的时候说到,蚂蚁金服今年下半年将在金融场景化和线下的金融这方面发力。对此,玖富会有怎样的考虑?

  孙雷:其实从构思上我是比较认同的。蚂蚁金服讲,金融产品的场景化社交化讲的点评就是分析的就是讲悟空,我们就是在做很多的场景应用,为什么大众不一定知道玖富?因为我们很多的,比如在58的车贷里面,你看到的是58车贷,从这个页面的下一页都是玖富,你到迪信通真正做手机白条就可以看到玖富,但是在门脸上看不到,所以我们是植入的,未来悟空也一样,未来有一天,连你吃饭的时候,连你生活中坐车旅游中都可以看到它,这个我们也在构思,但是我们现在毕竟还没有马上行动,因为我们觉得这个未来是趋势,它不是脱离生活的东西。

不想做创业唐僧 更想做悟空

  金评媒:我问最后一个问题,您现在在做的更像是创业导师的角色。像悟空理财的Jason叫您师傅,您也比他白(笑),您是想做带领大家去创业取经之路上的的唐师傅吗?

  孙雷:其实Jason这么叫是因为出于一种关系上的考虑,其实我们是平等的,他的悟空我是干预不了的。说是唐师傅,可能我比他罗嗦一些(笑),其实本质上情感上我不想当唐僧,我也想当大师兄。但是反过来看,唐僧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唐僧也没有什么本事,正因为他没有本事,所以他容易纳人,这也是他的一个特点,我即便有锋芒,我也要往后退。

  当我开始前几年开始创业的时候,我是带着兄弟往前冲,但是企业做到了几百人,我是往后撤了,更多的是让CEO站在前面。这个时候即便我扮演唐僧的角色我也是非常乐意的一件事情。如果我看到很多CEO的成就比我自己个人要大得多,我原来觉得我自己得到什么就很开心。比如我上次参加Jason单日破三千万,那种发自肺腑的喜悦感会让我觉得如果真的能帮助一些人,这些CEO成就了,其实我也成就了,我们的创业伙伴成长起来了,他的交易规模做大了,其实玖富的交易规模也做大了这就是一个生态开放。

来源:金评媒



Copyright © 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