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研习社

“吃唐僧肉长生不老”是谁走漏了风声?

小梦想金融服务平台2022-05-04 16:41:37

在《西游记》中,唐僧肉具有神奇的功能,就是能够使吃此肉者 (即使是那么一小块儿)长生不老。其实,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而不少觊觎者,为此殚精竭虑,费尽心血,在所不惜,无怨无悔,甚至最终把性命都搭上了!就局外人看来,可怜可叹,引人深思。




起初,妖怪们是不知情的


消息总是比人腿走得快,更何况是妖怪的传递系统,唐僧才上路,人家西牛贺州大部分妖怪都在引领相盼了。不过吃唐僧肉长生这个传闻,并不是一早就有的,还是到了白骨夫人那里才浮出台面。西游记27回,白骨精说:“几年家人都讲东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很显然,她也是听说的,之前的寅将军、强盗、黑风大王、沙僧(哥几个那时候还是妖怪,但白龙只吃畜牲,八戒更是守素)、黄风怪,都不知道长生这回事。




消息来源


从来只闻琼脂瑶草、玉液金丹可得长生,吃人肉可以不死,不知道是哪一流的旁门左道?黑风山这一脉,可能颇得长生之道,对于他们的话,别人都深信不疑?或者,这个消息,还有更有力的来源?


1.来自黄风怪残部的推波助澜。作用有限。


2.来自沙僧的以讹传讹。沙僧吃取经人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但他若是得了长生,后来就不必对人参果戚戚在心了。或者正是吃了人参果后近似长生,被误传了?无论如何,沙僧可以被黑风小妖作为谣言的一个佐证。


真相只有一个


白龙马曾自言,撒尿拉屎到草上,那草就可令人长生——在他眼里,长生竟如此不值。幸好小龙这家伙,一向极秘密,他的身份没什么人知道,否则唐僧师徒的麻烦不更大了?连八戒和沙僧,都是在入伙很久以后,才从悟空的闲谈中得知的;西行一直都是四人组,小龙西行的消息,并没用扩散开来。但这个消息龙族却不应该不知道。家族的死刑犯被玉帝“传旨赦宥”(8回原话),玉帝的文件即使不抄送给龙宫,以龙王的身份,应该也能有所耳闻。对小龙这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一家子自然不愿再提,更不会把消息传播开来。



但是,对西海龙王来说,这就完了吗?他本是主动请缨,要小龙死的(原因不明)!这不是还没死吗?大天尊的旨意不可违抗,还想再杀小龙,就只有旁敲侧击,把他作为不起眼的赠品打包处理了。刚好,西行四人组的悟空,本就是龙宫宿仇。一箭双雕,岂不快哉?


动机有了,作案条件呢?知道唐僧身世的人不多,龙王应是其一。《西游记》交代唐僧出身的附录一回虽然有很多问题,但大致可信。唐僧之父被洪江龙王收留在“水府中做个都领”,还搞了一出轰轰烈烈还魂重生的大团圆。洪江龙王出玩都能被渔人捞起,这样的小角色居然能从地府提走魂魄,自是靠庞大的龙族给撑腰,他自然不敢对四海龙王有所隐瞒。再加上泾河龙王那档子事,四海龙王想对唐僧不留意都不行。唐僧的身份很可能即由龙族传出,而非观世音自找麻烦。龙族本来长生,如果由他们说出吃唐僧肉可得不老,岂非十分有力?这大概也是妖怪们从不怀疑传闻真实性的原因。



作案动机和条件已如上述,佐证呢?细查妖怪们对于唐僧肉的言谈,都是“尝闻得人言”(金角)、“闻得人讲”(红孩儿)、“一向闻得人讲”(灵感大王)之类的词语,都是听说的;但有一个人却例外,他是这样说的:“一向辛苦,今日方能得物。这和尚乃十世修行的好人,但得吃他一块肉,便做长生不老人。我为他也等够多时,今朝却不负我志”(43回),听这言语,他仿佛是自家确切知道的,而且是特意等待唐僧送上门的。都说《西游记》的作者心细如发,这样的差异,当是有意为之。




此人是谁?黑水河鼍龙是也。鼍龙何人也?泾河龙王之幼子,西海龙王的亲外甥!这家伙哪里去不好,偏偏跑到西行必经之路黑水河强占河伯的水府?而西海龙王更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压下了河伯的状子。


鼍龙大约还不是正宗的龙,未得长生;从母舅那里听来的长生方子,何疑之有!龙宫加上黑风山,黑白两道众口一词,吃唐僧肉可得长生的传言确乎凿凿可信。


但鼍龙哪知道,自己竟做了母舅的棋子。鼍龙若成功击杀唐僧,悟空、小龙保护不力该受惩罚不说,失去唐僧这敲门砖,他们更是没了名义上的庇护,大可任意刀俎之;若失败,正好成全了储君摩昂太子一番功绩。


姜还是老的辣,深邃的龙宫之中,奥秘无穷。不知何人,能以大神通,一探骊龙之珠?


······································◆······································


如果你每年用20000元来小梦想理财投资,一年至少赚4000元,一台apple watch轻松到手;


如果你每年用50000元来小梦想理财投资,一年至少赚10000元呢,你和你媳妇的iPhone 6就到手了;


如果你每年用100000元来小梦想理财投资,一年至少赚20000元,你就可以带着父母媳妇,欧洲7日游呢。


更多精彩


Copyright © 广州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