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

农商银行理财业务路在何方?

自留弟2020-11-21 13:18:38

近日,有传言监管机构将进一步严格限制农村金融机构发行同业理财,甚至可能是在增量上完全禁止。

 

尚且不论传言最后是否会落实,单从大环境上来讲,同业理财发展的黄金时期已经成为历史,已是强弩之末。

 

从公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来看,与2016年末相比,2017年末同业理财的余额和占比出现断崖式“双降”,余额降幅51.13%,占比则由23%下降至11%,与前几年同业理财大飙升形成鲜明对比。

 

可见,在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考核、同业大整治、去通道、去空转的监管环境下,同业理财已是昨日黄花。

 

对于农商银行而言,理财业务本身并非强项。在全行业理财增速达到1.69%的情况下,农村金融机构理财存续余额反而下降了4.27%,占银行业理财余额的总比重仅为5.31%,与农村金融机构占全国银行业总资产17%左右的地位极不相称,这后面有监管的因素,也有业务风格的因素,当然亦有新形势下内功不足的原因。

 

农商银行规模化开展理财业务,在时间上大体和前几年金融监管松绑、大资管概念兴起相契合。在当时流动性相对宽松的环境下,相比于个人理财,同业理财在走量、维护上都具有比较优势,在叠加了委外的商业模式后,很多农商行银行的理财业务即以此种事后看来缺乏内功和长远战略考虑的方式开启了自身理财业务的启蒙并一度迎来了短暂的辉煌。当然,也有市场环境、监管环境逆转后的阵痛。

 

如今我们纵然能作出反思,但在当时,这确实是难以拒绝的诱惑。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农商银行理财启蒙路上交的学费,是时代赋予的机遇与历练。

 

同业理财的大潮已经褪去,但真正高质量的资产管理从来都是稀缺。国家金融的发展战略导向已然改变,农商银行的理财业务也需要重新梳理。

 

首先,明确为什么出发。农商银行要不要搞理财?这对于其他类型的银行而言可能不是问题,但对于农商行而言却似乎又有些争议。因为理财对农商行尤其是县域农商行而言是新兴业务,很多县域农商行的存量客户又在农村,现阶段理财意识相对城区并不十分强烈,一定程度上会担心发行理财会分流存款等等。短期看似乎不无道理,但从长远来看,随着乡村振兴、新型城镇化、金融改革深化的推进,农村居民、县域居民理财意识的觉醒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机构客户的现金管理甚至营运需求也在与日俱增,一家银行理财能力将直接关系到客户维系的粘性,直接关系到农商行的生死存亡,所以,从战略长远来看,农商行理财业务不但要搞,还要搞好。

 

其次,结合自身定位和禀赋。理财业务的发展,要跟自身的资源禀赋紧密结合起来。农商银行在我国银行体系当中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传统优势是支农支小。所以,同业理财并不是主攻方向。立足城乡居民和小微企业是主攻的方向,“三农”和小微是农商行传统优势所在,也蕴含着巨大的潜在理财需求,与其坐等今后被其他金融机构挖掘分流,不如现在就发力理财把传统客户维护好。个人理财对农商行而言在资金端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农商行这几十年来积累了一大批以城乡居民和小微企业为代表的零售客户,关键是如何在资产端和投资端发力,谋划布局好稳健的核心资产群。重中之重还是拿到或者说配置优质资产的能力,同时还要符合监管要求。配置非标的思路显然已经不行,一来监管上会有限制,二来会对表内贷款形成挤压,也没有比较优势,会有刚性兑付预期,风险不能完全过渡给投资者,容易有影子银行之嫌。所以,在资产端,现阶段主要思路还是瞄准标准化的固收市场,具体品种上稳健,业务模式上跟随,如果有一定的投行拿资产的能力,那就更好了。

 

其三,苦练内功,回归本源。“受人之托,代客理财,风险自担,管理尽职”的本源亘古不变。随着资管规则的趋向统一,将来拼的是真正的财富管理的能力,完全让渡自身的投研能力或者过于借助外力是无法真正培养自身的资管水平,也就没有办法形成自身差异化的理财竞争力。所以,站在国家建设现代金融和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的新起点,虽然去杠杆导致一些业务不好做,但这也恰恰是下定决心布局零售理财的良机,应该坚决摒弃依附于人和空转套利的模式,着力发力覆盖资金端、渠道端、投资端和资产端的系统性和特色化、差异化资管能力,苦练投研内功,切实回归理财为居民和客户创造财富的本源


Copyright © 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