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研习社

小机构挣扎在头部效应下的资金环境,唯有专精是出路?

明照资本2022-08-01 08:00:28

- 企业家精神,工程师思维 -

1

私募股权下游的“闪电”过会及CDR

开年后一个又一个的IPO过会记录,不断刷新投资界对A股上市周期长的传统三观。3月8日,富士康(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获通过,富士康报送了IPO招股书申报稿,仅仅36天后(20个工作日)便获通过,大幅度刷新了A股市场IPO的时间纪录,相比之下整个2017年,中国企业IPO的平均审核周期为1年3个月。

富士康一系列纪录的背后, “独角兽”上市绿色通道第一枪,对符合规定的生物科技、云计算、高端制造、人工智能这四大行业内的企业实行“即报即审”。继富士康36天“闪电”过会的纪录之后,又一家值得关注的医疗“独角兽”要闪电过会。3月27日,证监会发审委2018年第51次工作会议,药明康德顺利过会,也标志着药明康德从美股退回来之后,“一拆三”登陆资本市场顺利完成。而药明康德系三家公司的整体市值,或超过1500亿元,对比回归时的33亿美元的成本,三年间,市值增长逾6倍。“超级独角兽”宁德时代 “闪电”过会,从预披露更新到上会仅用24天,再次刷新了A股IPO之路的纪录。

另一方面,我国资本市场为留住新一代“BATJ”在国内上市实施了重大改革,2018年3月30日,,中国存托凭证(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 。无论是将“四新”独角兽建立快速通道还是引入CDR模式帮助“BATJ”为主的中概股回国上市,,让这些企业分享经济“新常态”下继续深化改革所带来的政策红利。

证监会发布的《若干意见》,从指导思想、试点原则、试点企业、试点方式、发行条件、。

1.1 已上市企业2000亿市值成为一道红线

CDR试点企业的选择标准和所属产业进行了明确的划分。试点主要针对少数符合国家战略、具有核心竞争力、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在企业选取方面,证监会对上市企业和未上市企业采用了不同的标准,已在境外上市的红筹企业的选择标准较高,即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

表1:在美国上市中国公司市值TOP20列表(剔除目前已同时在A股上市的公司)

资料来源:清科集团



表2:估值超过200亿元未上市的中国企业:

资料来源:清科集团

1.2 “CDR+已上市企业”OR“CDR+未上市企业”的

回国长征路

《若干意见》对试点企业的试点方式和发行条件作出了界定。本次试点方案将允许试点红筹企业按程序在境内资本市场发行存托凭证(CDR)上市;具备股票发行上市条件的试点红筹企业也可申请在境内发行股票上市;境内注册的试点企业可申请在境内发行股票上市。

3 :《若干意见》对于试点企业的选择标准

资料来源:清科集团

2

私募股权上游的资管新规

2018年3月28日,,尽管资管新规对资管产品的定义不包括私募基金,但新规的相关规定还是应当适用于私募行业。新规中的以下几个规定会对私募基金产生一定的影响:

表4:产品起售金额与产品类型相挂钩

表4:合格投资者门槛提高

2.1 禁止多层嵌套和结构化产品分级受限

明确资产管理产品可以投资一层资产管理产品,但所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再投资其他资产管理产品(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并且禁止了底层为单一项目的私募产品分级。本质上来说还是禁止结构化产品对优先级作保本保收益安排。最常见的保本保收益安排是银行理财资金通过资管产品投资产业基金时,要求产业基金的劣后级投资人或其关联方对银行理财资金间接持有的优先级份额进行远期回购或者差额补足。,对私募行业“明股实债”的业务冲击会非常大。

2.2 强制第三方托管

要求资管产品资金应当由具有托管资质的第三方机构独立托管,这对于私募基金行业又是不小的改变。目前,私募基金在基金业协会备案是可以不托管,而用《其他保障财产安全的制度措施和纠纷解决机制协议》替代的。在实践中,也确实有许多私募基金未办理资金托管,毕竟对于小规模私募基金管理人来说也是一笔能省则省的成本。

2018年1月12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停止了债权类基金的备案,银行理财与私募基金合作流入实体经济,只能通过私募股权基金及其他类基金。资管新规,,。

2.3 银行理财+资管计划+私募基金LP

《征求意见稿》第21条指出,资产管理产品可以投资一层资产管理产品,但所投资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再投资其他资产管理产品(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银行理财作为资管产品,可以再嵌套一层资管计划或者信托计划。但是,如果私募基金也被认定为资管产品,就会形成“银行理财+资管计划+私募基金”的双重嵌套,违反《征求意见稿》的相关规定。《指导意见》覆盖的是持牌金融机构及其发行的资管产品,而私募基金目前实行登记备案管理,并非持牌金融机构,所以关于此路径是否适用《征求意见稿》还需明确。但在具体的操作细则发布之前,推断这条投资路径依然可行。

2.4 银行理财+信托计划+私募基金贷款

银行理财资金除了借助通道作为LP投资私募基金外,还可以通过信托计划向私募基金贷款(即私募基金加杠杆)的方式进行投资。由于贷款不属于资管产品,所以这种方式不会面临多层嵌套的违规风险,但资管产品需要区分“公募”与“私募”,同时在合规成本上与表内业务一致。

2.5 银行理财投向私募股权基金面临的期限

错配问题

《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规定:“金融机构应当合理确定资产管理产品所投资资产的期限,加强对期限错配的流动性风险管理,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制定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而不论“银行理财+资管计划+私募基金LP”还是“银行理财+信托计划+私募基金贷款”模式,都存在投资期限较长,与理财资金相对短期相矛盾。

3

两端头部效应愈发明显,中小管理人夹在中间好难受

前两年市场还不差钱,为什么 募资难现象会突然涌现?

政府引导金非常充裕,但限制多,所以GP们更倾向寻找市场化的母基金,但2018年投资机构越来越难从这些母基金手里拿钱了,因为母基金也快没有钱了。

史上最严资管新规来袭,对私募股权机构募资的冲击不可小觑,甚至有人提出私募股权基金存在的必要性。、降杠杆、降风险、降成本,其中打破刚兑影响最大的是银行资管领域,新规将使银行自身的募资变得困难,引发私募股权行业的连锁反应。

资管新规只是导火索,募资难背后的现实是,私募基金行业正在上演一场悄然无声的生死淘汰赛。红杉、IDG、高瓴募资难吗?现在募资难主要集中在一批中小型基金身上,对于优质的投资机构来说,都是LP捧着钱找上门的。

富士康从预披露到上会仅用36天,药明康德从预披露更新到上会也只用了50天,还是预披露到上会仅用24天“超级独角兽”宁德时代,这些闪电侠项目们背后的“知名”投资机构收益可想而知。

项目端、募资端的头部效应愈加明显,私募股权行业一定会出现“一九现象”,百分之十的人挣了行业内百分之九十的钱。换一种角度也可以理解为,百分之十的机构拿了市面上LP百分之九十的钱。

- END -

作者介绍

施小虎 | 管理合伙人

金融领域及实业运营拥有超过10年经验,曾供职于招商证券投行部、普华永道企业并购部、家族物流企业,在本基金负责金融科技、工业大数据方向的投资。施小虎先生拥有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机械工程学士和英国卡斯商学院金融及航运硕士学位。

- 企业家精神,工程师思维 -

Copyright © 广州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