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

商业惨败录:共享单车首家倒闭了,真的做公益了

胡润财富榜2020-01-14 14:09:46


提示点上方"胡润财富榜"订阅,抓住财富的第一步



共享单车依然热得烫手。


6月16日,摩拜宣布又获得超6亿美元融资。与此同时,重庆一家名为“悟空单车”的共享单车却撑不下去了。就在摩拜宣布巨额融资的三天前,悟空单车宣布停止运营。这让悟空单车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为了这个风口,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搭进去了300多万元,一千多辆单车也不见了踪影。当然,他也不打算找回来,“当做公益了”。


雷厚义是怎么被卷入进这个风口的?有哪些心路历程?又有哪些血淋淋的教训?昨天,创业家&I 黑马与雷厚义聊了聊,以下为其对创业家&i黑马的口述节选。




采访✎周路平

口述✎雷厚义(悟空单车创始人)




一年前,我有了做共享单车的想法。


彼时,我是受到了两点启发:一是之前的项目资金链断裂,没钱打车,于是经常步行跑业务,但效率很低,浪费时间。


二是在网上看到ofo的报道,觉得这是刚需,正好解决了三公里内出行的需求。


之前,我做过消费金融领域的小额现金贷。这个项目后来无疾而终,问题出在资金上,没找到放款资金,也没融到资。我找了几家投资机构,他们的评价很简单:消费金融领域没问题,但这个事情不是你们能做的,因为你们专业能力不强。


后来,我们转型做贷款流量分发。这个转型总算让我们重新活过来,口袋里有点钱。但流量分发也存在问题,拿不到用户数据,无黏性,基本盘不稳定,顶多做一两年时间。


于是,我们启动了共享单车项目。启动前,有人劝我说,摩拜和ofo的风头正劲,你做成的概率很小。还有人建议我做垂直领域,比如山地自行车或者景区单车。


但我喜欢赌,而且只赌大的。我自认为,既然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就有能力做好共享单车。




2016年下半年,共享单车行业的融资极疯狂,摩拜和ofo的架势真是不让后来者活。不过,我在战场上没时间去考虑这些,能想到的就是尽快投产,拿到一张“门票”。


12月9日,我们开始做APP,并用20天时间完成了开发。我们第一站选在了重庆,为什么在重庆?


一是大家都认为重庆是山城,不可能做共享单车。如果我们做的话,就很具传播点。


二是重庆是我们的大本营,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总不至于连大本营都不投放车辆。


我们的单车投放分两批。第一批是试探市场,第二批是让市场知道悟空单车,占领用户的心智,拿到门票。


第一批是在今年1月5日,投放了两三百辆,每辆车加运费大约250元,总计花费5万元左右。


第二批是在2月底,我们投放了一千辆单车。我们向天津的一个厂家下了一万辆订单,交了30%的定金。这批车成本高很多,每辆约750元,再加上锁和物流成本,总计800万元左右。后来因为没有拿到投资,实际上只拿到1000辆单车,定金也打了水漂。


单车主要投放在大学城和白领聚集的写字楼,但这不是封闭环境,投放不久后就分散了。因为我们用的是机械锁,到后面车也不见了踪迹。


我们也开车去找,把车调配到人流量大的地方,但没用,第二天又散开了。这样反复几次,人工搬运维持了两周时间,发现效率太低,干脆放弃,打算下一批单车全部换上智能锁。


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的核心问题是供应链和融资,如果这些解决不了,就没资格去考虑运营问题。四月中旬,我判断这件事情做不成,一是融资没成功,二是合伙人模式也垮了。而后智能锁的研发,以及单车的投放就再无推进。当时担心引起动荡,投下去的单车还一直在运营,直到把合伙人的钱还完。


6月,处理完各项事情后,我们发布了一个停止运营的通告。


悟空单车前后运营的四个月里,累积一万多用户,收了一百万押金。最高的时候,每天日活两三千。期初用户也付费,收了四五万元,后来就免费骑了。截止项目关闭,我们总计亏损300万左右。


我们投放了一千多辆,最后只找回几十辆。我们也没有再去找,项目都停了,找回来干吗,就当做公益了。(大笑)




对于小公司而言,共享单车行业很残酷,头部集中效应太严重,资金集中,资源集中,比如供应链资源、媒体资源。摩拜和ofo等形成了巨大黑洞,后起的单车品牌成长空间并不大,只能做一些小城市。然而,如果做不大,你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想打这场仗,首先得有钱。我当时在网上给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都发了BP,基本上无下文,有好几家也回了,但都觉得我们做成的希望渺茫。


当时,我们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法,借鉴修高速公路的套路。过去,没钱修路就把路分成一段一段,让私人出钱修,然后让TA收10年的过路费。



(*悟空单车合伙人计划截图)


于是,我们计划通过合伙人的方式来撬动市场,合伙人投入资金获得单车所有权。这也是我们和其他公司不一样的地方。


当时,我还很乐观,目标几十亿,甚至也想过上百亿。但最终,意向投资金额只有三千万元,真正投进来的资金不到六十万。


合伙人模式之所以失败,关键问题在于,共享单车是个新事物,这相当于合伙人加盟,他们没信心。他们挣的都是辛苦钱,安全意识非常浓。你自己验证不了的东西,他们肯定也在观望。而没有资金,我们也无法验证这个模式。


除了资金链,供应链也存在问题。共享单车到后期拼的是运营和产品,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就意味着产品体验很难做好。摩拜和ofo都在与顶级的供应链资源合作。我们拿不到,所以产品与摩拜的差距越来越大。


摩拜和ofo抢占了大部分的单车供应链。我们去找过飞鸽(创业家&i黑马注:飞鸽为ofo供应商),他们合作的准入条件是10万辆起。我们只能在天津找一家小厂


智能锁供应链也是个坑。重庆大多时候是阴雨天,智能锁电池最多能撑二十天。我们计划去研发智能锁,找了个研发团队,还开了场产品发布会。


然而,还没等到换锁,项目就停了。




这次创业经历给了我几个血淋淋的教训。


第一,不要去追风口,追了也没用,小公司追不到。风口是等出来的。


第二,项目一定要能盈利。共享单车短时间内一定亏损,但你做一个项目,无论是拿投资也好,还是自己出钱,从模型上一定要跑得通,这很重要。


第三,你要有相应基因。比如做共享单车,你要有供应链的人加入,否则自己去搞,问题非常大。


第四,小公司还是适合小切口,形成独特价值。就像我们做共享单车,搞到最后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我们也去找过ofo,希望被并购,但他们没意向。


你建了个碉堡,人家打不下来,才可能花钱并购你。人家如果打得下来,还并购你干吗?或者,这个行业发展迅速,老大老二势均力敌,你的选择成了决定性力量,这才有被收购的价值。但现在看来,两者都不沾。


愿赌服输,人要向前看。




延伸阅读:第一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曾在互金领域创业 90%车已找不到


近日,在共享单车领域有两则消息引人关注:一是摩拜单车宣布完成超过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一是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后,重庆的共享单车运营商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市场。


6月13日,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自2017年6月起,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退出共享单车市场。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退出是因为打不赢了,“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


雷厚义告诉记者,他的经历十分坎坷,大一退学,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先后卖过房子、卖过电脑,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


退出因为打不赢,90%的车已经找不到了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共享经济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单车”品牌,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本10万元人民币,总部位于重庆。


雷厚义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公司采用合伙人模式,为避免纠纷,投资人的钱都已经退了,用户的余额、押金也已经全部退还,“悟空单车在重庆总共投放了1200辆单车,约一半投放在大学城,其余的投放在市区。但因为我们采用的是机械锁,大部分已经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


“我们总共亏了上百万元。”雷厚义说,之所以选择退出的原因有好几个,“第一就是打不赢了,在资源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媒体资源、政府资源,都集中在前面几家企业身上。”


“我们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资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厂商合作,而悟空单车合作的都是小厂商,产品品质上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雷厚义指出,公司现有模式已经运营不下去了,“车子是动的,车多一定要钱多。悟空单车原计划采用合伙人模式,通过农村包围城市来撬动共享单车市场,但项目自身没有盈利,说服不了城市合伙人。中国的中小商户,安全意识是很重的,看你还没有盈利,他们是不愿意出钱的。”


所谓合伙人计划,就是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形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每辆车标价为1100元,个人或商家均可认购,未来可获得运营收益的70%。


“还有一个问题,ofo在重庆这边基本上搞免费,搞得我们很无语。”雷厚义说。


据透露,截至退出前,悟空单车有约一万名用户,每辆车每天平均使用频率在三到四次。


“之前想过一些盈利的方法,比如车身广告,或者车上装一个显示屏,还有对大数据进行延伸开发。还想过和企业合作,将租车收入卖给企业,发给员工做交通补贴,例如10万元的骑行券,卖给企业只要5万元,企业再当做福利发给员工。”雷厚义说。



从北大保安到试水共享单车


和ofo创始人戴威一样,雷厚义也是90后,生于1991年,但相较于年龄,他的经历可谓十分丰富。


2011年,雷厚义考上了大连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但只念一年他就退学了,“对专业不敢兴趣,想转专业学校又不批准,再加上自己想成就一番事业,就退学了。”


此后他来到北京大学,白天旁听,晚上做保安。“上午睡觉,下午就去旁听学习。听了很多课,MBA、心理学、文学、物理都听。虽然不是很专,但对我的思维方式、心态格局改变很大。”


接下来的时间里,雷厚义辗转到了深圳、北京、四川,卖过房、卖过电脑,还在亲戚的工厂帮过忙。2014年年初,雷厚义开始琢磨创业,最初想涉足社区O2O,但是没有成功,此后他决定学习专业的iOS软件开发。


“但我是属于没有天赋的, 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凌晨3点还在肯德基学代码。”此后雷厚义先后在P2P平台、二手物品交易网站工作。


2015年他回到重庆,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但前期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6年他们转型互联网流量分发,生意逐渐有了起色。


2016年底,共享单车模式带给了雷厚义灵感,他当时判断这个事情能搞大且市场规模大,“但对后面的风险没有足够的预判。”


雷厚义感叹,“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风口不是追上的, 而要等出来的,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此外,行业最早那几家也是可以做成的 ,这是先发优势。后来的人没有十倍的兵力、资源就不要进去了,你做不大。头部资源太集中。”



理财金融网 ,www.licaijinrong.com


您理财的好帮手!


信息权威,服务可靠!助您财富腾飞!



温馨提示

1、欢迎关注本公众号:胡润财富榜 —— Richlist。向驾驭财富的前辈学习,抓住飞驰的财富机会,多学一些理财和经济,总不会错。《胡润财富榜》助您实现成功的财富人生!

2、做中国最好的金融、商业信息聚合!

3、本公众号转载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留言联系本公众号删除。

4、图片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 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