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

【中亿观察】六小龄童版孙悟空好是好,但有一个致命短板

中亿国星2020-11-21 16:38:55

感谢关注中亿国星微信!

微信号:zygxing

中亿国星(www.zy-star.com

第一时间为您获取权威的金融互联网资讯。


知乎提问:“六小龄童演的孙悟空真的好吗?请问好在哪里?”


网友@罗罔极:


六小龄童演的猴确实好,几近以假乱真的程度,但它未必像孙悟空,最起码,不像原著小说里的孙悟空。


那孙悟空究竟是什么样的?


吴承恩这样描写:《西游记》第三十六回,宝林寺的僧官看到他:

真个是生得丑陋:七高八低孤拐脸、两只黄眼睛,一个磕额头;獠牙往外生,就像属螃蟹的,肉在里面、骨在外面。

别不信,最像此描述的,是《西游降魔篇》里的孙悟空。



猪八戒也远不是86版那个肥头大耳嘟嘟嘴的卖萌猪。


吴承恩如此写:《西游记》第二十九回:

我那大徒弟姓猪,法名悟能八戒,他生得长嘴獠牙,刚鬃扇耳,身粗肚大,行路生风。”“他本是天蓬元帅临凡,只因错投了胎,嘴脸象一个野猪模样。

最像原版猪八戒的,是张纪中版。


实际上,西游记从来就不是一本老少咸宜的书(多数人读过的都是青少年现代白话阉割版)。


原著里人物丑陋,勾心斗角。


悟空八戒沙僧都曾是以吃人为生的野生妖怪,尤其是沙僧,唐僧的前九世很可能都被沙僧吃了。


《第八回》,那怪道:

“我愿皈正果。”乃向前道:“菩萨,我在此间吃人无数,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头,抛落流沙,竟沉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

我以为异物,将索儿穿在一处,闲时拿来顽耍,这去,但恐取经人不得到此,却不是反误了我的前程也?”菩萨曰:“岂有不到之理?你可将骷髅地挂在头顶下,等候取经入,自有用处。”怪物道:“既然如此,愿领教诲。”

菩萨方与他摩项受戒,指沙为姓,就姓了沙,起个法名,叫做个沙悟净。当时入了沙门,送菩萨过了河,他洗心涤虑.再不伤生,专等取经人。

说孙悟空吃人的。《第二十七回》行者笑道:

师父,你那里认得!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若想人肉吃,便是这等。


或变金银,或变庄台,或变醉人,或变女色。有那等痴心的,爱上我,我就迷他到洞里,尽意随心,或蒸或煮受用;吃不了,还要晒干了防天阴哩!


原著中还有许多儿童不宜的情节,简单举两个例子。


《第三十回》:

当晚,众臣朝散,那妖魔进了银安殿,又选十八个宫娥彩女,吹弹歌舞,劝妖魔饮酒作乐。那怪物独坐上上席,左右排列的,都是那艳质娇姿,你看他受用!

饮酒至二更时分,醉将上来,忍不住胡为。跳起身大笑一声,现了本相。陡发凶心,伸开簸箕大手,把一个弹琵琶的女子,抓将过来,扢咋的把头咬了一口。吓得那十七个宫娥,没命的前后乱跑乱藏……

却说那怪物坐在上面,自家斟酒,喝一盏,扳过人来,血淋淋的啃上两口。

《第七十二回》里蜘蛛精的描写:

那些女子见水又清又热,便要洗浴,即一齐脱了衣服,搭在衣架上。一齐下去,被行者看见——

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
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
肘膊赛冰铺,香肩欺粉贴。
肚皮软又绵,脊背光还洁。
膝腕半围团,金莲三寸窄。
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


张纪中版《西游记》中的蜘蛛精


西游原著其实是不适合拍成电视剧的,若真要拍,起码也得是《冰与火之歌》的规格。

首先是少儿不宜,其次是思想内涵极其深刻(借神魔佛道的背景讽刺社会,有关这类的解读何止千万字)。


再者,画面着实庞大。


《第五回》:

方天戟,虎眼鞭,麻林摆列;青铜剑,四明铲,密树排阵。弯弓硬弩雕翎箭,短棍蛇矛挟了魂。大圣一条如意棒,翻来复去战天神。

杀得那空中无鸟过,山内虎狼奔。扬砂走石乾坤黑,播土飞尘宇宙昏。只听兵兵扑扑惊天地,煞煞威威振鬼神。


大闹天宫的场面若让好莱坞拍成电影,指环王恐怕也只能跪下了。


86版《西游记》中大闹天宫的打斗场景


所以我想说一件事情:


86版西游记由于审查、思想、以及当时拍摄技术等种种原因,它和西游记原著的出入极大。


六小龄童的表演固然好,但那只是他诠释孙悟空的一种方式。


而周星驰、张卫健则是诠释孙悟空的另一种方式。


这三种诠释都属于另辟蹊径,不符合名著。


但是,六小龄童老师却经常去说人家周星驰、张卫健等“篡改世界名著,辱没中华文化”,做出诸如此类等等的道德抨击。仿佛孙悟空这个角色只能由他来演,其他一概胡扯。


贾玲向“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道歉,六小龄童居然非常赞同。


而事实上,正是六小龄童与其团队,一手把一部伟大的古典神魔小说改编成了优秀儿童剧。


那些极度吹捧86版西游记的人,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看完全剧,除了说说“孙猴子演得不错”“猪八戒也不错”之外,还能感受到什么?
抱歉,我几乎没感受到一丝佛与道的思想内涵,也没看出任何讽刺不公社会的行为动机。


我也只能随口说说:“演得不错”。


它究竟体现出什么“文化内涵”了?


在86西游里,孙悟空是高大全的党员,唐僧是迂腐不化的笨蛋,八戒是一只圈养猪,沙僧则只会说:大师兄二师兄,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这样一部脸谱化的西游记,真是你们想要的?


然而周星驰虽“恶搞”西游记,在里面添加女主角,创作出与原著看似毫不相干的剧本,并被六小龄童批评“拿棒子的动作像流氓”。但是,我却在里面习得了许多深刻内容。

在《西游降魔篇》中,我看到玄奘不是脑子转不过弯的笨蛋,而是真正懂得悲悯众生的僧人。


有过痛苦,才知道众生真正的痛苦;

有过执着,才能放下执着;

有过牵挂,才能了无牵挂。


在《西游降魔篇》和《大话西游》中,我看到孙悟空不是脸谱化的英雄形象。


而是一个因大闹天宫被佛祖关压了五百年,却仍“冥顽不灵”,企图再次棒指苍穹的悲情大圣。


在《西游降魔篇》中,我懂得了,少女们爱的不是天蓬元帅,而是天蓬元帅的那副皮相,而一旦他毁了容,少女们则纷纷避恐不及。

陈佩斯说,好的喜剧,往往包裹着悲伤内核。


就如同,金·凯瑞以喜剧对抗社会牢笼,周星驰以喜剧表达人文思想。


“艺术家用谎言道出真相。”


然而现在有许多老一辈人,他们看不懂当代青年弄出的一些东西,却总习惯以自身的“资历”来堂而皇之地对其批判(像不像不识白骨精的唐僧?)。 



好似把顽固、不知创新改革当成了一种文化美德,简直就像是古代的腐儒。


我想,孙悟空已经不止是一个特定角色、名称,它俨然形成了一种文化符号。


而文化符号可以有多种不同地表现方式,它不该被某一人或某一种特定形式所垄断。


而我认为可悲的是:曾经最先给传统文化作出大量改编的,却和现在四处叫嚣“尊重传统文化”的,往往是同一拨人。


六小龄童把他个人一心想塑造的正面猴王、盖世英雄、含有戏剧精粹的灵明石猴表演得淋漓尽致。


而周星驰,同样把他个人所理解的与天斗、与地斗、与命运作出不屈抗争的傲骨妖猴诠释得刻骨铭心。
六小龄童演得好,但并非最好,因为每个演员对孙悟空的理解和表演方式都不同,且都不符合名著,所以,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最好的孙悟空”,只有“不同风格的孙悟空”。


结尾引用一句深得我意的话:


“人的本能就是拒绝承认甚至去理解和自己认知相反的事物”。西游记是一篇佛教(权势)的高级黑小说。


——引自评论区文浩


最后说一下:


但凡读过西游记的人,一般都不会说自己懂西游。


而“自以为”懂西游的人却很多,他们大多数都是没读过书的人。

回答一些问题吧。


蜘蛛精和大闹天宫两处插画,引用画家刘冬子作品。 


孙悟空究竟吃没吃过人,确实存疑。


经我检索几个不同电子版本,有的版本说吃过,有的版本说没吃过,还有版本同时说吃过又说没吃过。我想可能吴承恩自己也弄乱了,毕竟那个年代没有电脑,这么大篇幅的小说难免出错。 


有人说我偏题,其实没有。我回答的时候这个问题标题是“六小龄童是不是演得最好的孙悟空?”,我已经在最后给出了答复,即世上根本没有最好的孙悟空。 


我也没有完全否定86版西游记,毕竟在那个电视剧数量用手指头都能数清,文盲占多数的时代,西游能拍到如此实属不易,也应了当时的老少咸宜。


但我想,人们不该将86西游奉为神明,更不该奉为唯一的神明。 它距离我心中那个西游,确实相差甚远。


86西游的娱乐性很强,填补了当时许多人的精神空虚,这很好。但是,正如红楼梦的读者对电视改编的要求极大,为什么到了西游读者这,就必须得降低标准?


二十一世纪了,对旧事物有意见,难不成还不让表达? 如果有人把宝玉打造成一脸谱化的浪荡公子哥儿,把黛玉、宝钗打造成脸谱化天真烂漫地纯情少女,那恐怕红学界要闹翻天了。 


同为四大名著,不能因为西游比红楼的文化门槛低,就理所应当降低作品标准吧? 我可以接受86西游的存在,因为它也有好的一面,但若有人说它是最好并唯一的,我绝不认同。 


我也没说过周星驰是最好的,周星驰的作品实际跟西游记没多大关系,但不可否认,他确实以喜剧的方式,表达出了一些吴承恩可能想表达的思想内涵。


我不否认,六小龄童与86西游制作团队“弘扬西游文化”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也确实极艰难的处境下,为中国西游文化打开了一些国际市场,这一点我服。 


但我还想问一个问题:有多少人因为只看过86西游,脑袋就被其幼稚的画风、简单的情节和台词刻上了一道思想钢印:“这就是四大名著西游记?小孩子的玩意罢了。”,然后武断地对吴承恩的伟大小说不屑一顾?


 “人不要因为怀念而成为时代的阻拦者,因为再往前走,就不会再怀念。”——白岩松。 


六小龄童的某些做法我认为有些欠妥,而我不知道我的做法是否也欠妥。 但评论区有不少人看过答案后,表示要去读一下原著。因此我觉得,自己也算为六小龄童推崇的“弘扬西游文化”献出一份绵薄之力了。 


虽然我在此文里对六小龄童的批评较多,可在某种程度上,我想,我与六爷殊途同归。 


上海管理总部:长宁区延安西路2067号仲盛金融中心18楼(仙霞路口)

长宁理财中心:长宁区江苏北路30号荣兆商务园区一楼
杨浦理财中心:杨浦区政通路177号C座12楼(万达广场)
黄浦理财中心:黄浦区淮海中路138号20楼(上海广场)
嘉定理财中心:嘉定区金沙江西路1075弄万达广场9号5楼
闵行理财中心:闵行区沪闵路6088号9楼12(凯德龙之梦)

古美理财中心:闵行区古美西路355号(近万源路)

大华财富中心:宝山区大华路518号2楼(近大华二路)

启东财富中心:启东市汇龙镇民乐中路498号

东宝兴路财富中心:虹口区东宝兴路159号

奉贤财富中心:奉贤区南奉公路7298号

健康产业部:长宁区延安西路2067号仲盛金融中心10楼


Copyright © 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