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研习社

【投资理财】谁在操纵中国股市?

郎club2022-07-30 14:35:00

如果您尚未关注我们,可点击标题下方的“club关注我们。

  庄家,一个曾经红得发紫却久违了的词。一段时间却销声匿迹了。其实庄家从来都没消失过,只不过更加隐秘老到罢了。不管你承不承认,股市已进入了新庄家主宰的新时代,哪只黑马股背后不是庄家调教出的?然而,庄家为何物?谁见过其尊容?


  十年前,随着“最后一个强庄”德隆系轰然倒塌,加上股权分置改革带来的股票全流通,市场一度作出“中国股市将告别庄股时代”的乐观判断。十年过去,中国股市的制度进步不言而喻,法治也在不断加强,然而操纵行为却如影随形,从未离开。


  今年以来,伴随着市场人气回升,股市操纵再度凸显,“庄股”身影频繁闪现,严重危害股市健康。


  A 若隐若现的“操纵之手”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在公开信息没有任何利好的情况下,股价徘徊多日的“上海新梅”突然涨停,而当天该股票所在的沪市股指仅上涨0.93%。“巧合”的是,一篇专访稿件在随后的第二个交易日被广泛转载。其中,正与“上海新梅”实际控制人进行股权争斗的大股东之一—上海开南相关负责人详细阐述了拟对上海新梅进行“资产重组”和转型的规划蓝图。


  在6月13日、16日、17日三个连续交易日中,上海新梅持续暴涨,涨幅累计达20%。与此同时,股票换手率从平时的1%左右蹿升到16日的13.24%和17日的9.73%,一些证券营业部出现大额集中交易。“是否有某些力量在主导股价的上涨?先低位进货,然后通过各种方式透出重组等消息,吸引散户跟进,再高位出货,这已经成为当今A股一个典型的操纵手法。”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鲁桂华说。


  实际上,早在去年七八月份,上海新梅就曾显示出被操纵的痕迹。记者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由上海某集团实际控制的6家公司分别买入、卖出、再买入上海新梅股票。在这样的操作下,上海新梅股价从2013年7月1日收盘价的3.88元连续上涨到8月30日的5.56元,涨幅达43%。


  在随后的2013年11月6日至21日,法定代表人一致的上海两家公司,一家不断减持,一家同步增持,在双方进行股票交易的大部分交易日中,减持股份数和增持股份数基本相当。“作为两家关联企业,这两家公司的上述行为涉嫌在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对敲、对倒股票,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价格。”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远忠说。


  在今年的A股市场,类似“上海新梅”的股价异动屡见不鲜。


  7月24日,一则所属公司项目区域内“初步勘查页岩气储量2000亿立方米”的重磅利好,让股价趴在2.3元左右长达月余的“永泰能源”犹如火箭般上升。从7月23日收盘的2.74元到8月18日的5.62元,16个交易日股价翻番。


  与“上海新梅”类似,在经历7月24日、25日两天涨停后,“永泰能源”从7月28日开始出现大规模换手,当日换手率达到20%,7月3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风险提示。这只股票在股价翻番上涨的16个交易日中,有7个交易日换手率超过20%。


  探明巨量页岩气储量的股价上涨理由看似合理,然而问题在于储量是否符合事实,能否给公司带来效益。相关页岩气专家指出,无论是“永泰能源”勘探公告的发布,还是对公司“资产增值”的判断,都不科学、不严谨,永泰能源的“发现”还处在“自我发现”阶段,尚未见到国家权威机构对其成果的确认。可公司在公告中还特别说明:“该项目将对公司的资产增值产生较大影响,成为公司未来的效益增长点。”


  更让人无法不产生联想的是,业绩不佳且背负巨额债务的永泰能源正在进行资本运作,在“页岩气公告”后不到3个月内,先后提供四次担保帮助关联企业融资,并拟非公开发行募资不超过100亿元。“很难想象,一个专业做能源的公司不了解页岩气勘探的难度和成本。公司如此匆忙而有倾向性地发布利好,是否与资本运作密切相关?这其中是否存在‘信息操纵’的嫌疑?”张远忠说。


  在各类有“操纵”“炒作”嫌疑的股票中,“小”成为一个共同点,也是被操纵者看中的主要原因。


  根据深圳紫金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研究员陈绍霞的统计,截至今年9月30日,A股市场股价涨幅前十的股票中,4家为创业板、1家为中小板、5家为主板股票。“这些股票有4家今年中期业绩亏损,市值小是其共同特征,今年年初总市值都在100亿元以下,其中8家公司年初总市值小于50亿元。”陈绍霞说。


  分析显示,这些股票大多有重组、并购或高送转题材,表明小盘股的大幅上涨,并不都是基于其盈利能力和成长性,更多是基于各种概念、题材的炒作,其暴涨和高估值,不排除是机构坐庄、操纵股价的结果。


  B 令人费解的上涨


  记者盘点今年以来的股市发现,股价离奇的股票并不在少数,各种概念股、新题材、新玩法俯拾即是。


  并购重组失败概念股


  并购重组带来股价上涨不稀奇,稀奇的是失败之后依然涨停:因筹划重组而停牌的中小板公司“兔宝宝”在8月18日公告终止重组之后,公司股票当天复牌后涨停,换手率为6.95%;第二天再次涨停,换手率为20.98%。


  分析人士认为,并购重组是一段时间以来A股炒作的热点,虽然重组失败,但暴露了重组预期,一些主业明显呈现颓势或市场估值低的个股,在“重组仍会继续”的预期下,仍易成为炒作操纵的对象。


  故弄玄虚的“科技”题材股


  在经济转型期,新经济无疑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一些前沿科技类股票由此备受青睐,由此引来浑水摸鱼者。


  自今年6月开始,石墨烯板块异军突起,招商证券数据显示,该板块指数从946点涨至10月9日的1359点,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涨幅达43%。


  对此,研究石墨烯的权威专家质疑道:石墨烯的开发和应用离工业化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从论文到工业化转化,至少需要30年以上,如此涨法难免泡沫。


  越减持越涨的股票


  大小非减持,在A股市场曾长期被视为洪水猛兽。然而,今年以来,众多小盘股大小非减持,股价却不跌反涨。以中超电缆为例,今年8月至9月间,其大股东先后8次减持,减持数量占总股本的24.98%。如此大规模减持之下,其股票却由7月末的8.75元涨至9月末的11.59元,涨幅高达32.5%,远高于同期中小板指数涨幅。“大小非越减持,股价涨得越高,这显然有悖常理。不排除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与市值管理公司联手坐庄、操纵股价,以实现高位减持的可能性。”陈绍霞说。


  摇身一变的改名族


  如果实在没有题材炒作,改改名字同样能带来股价的上涨。根据交易所公开资料,*ST天龙更名为“山水文化”后,从3月26日公告更名至6月11日,股价涨幅143%,换手率421%。“绿大地”7月10日更名为“云投生态”,迎合目前市场生态环保热点,到9月15日股价上涨30%,区间换手率达106%。


  C 谁是背后的力量


  这些毫无基本面支撑的股票,动辄连续涨停,背后的操纵者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么,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他们依靠的又是什么?“股权分置改革之前,横行市场的庄家大都是几个资金实力雄厚的机构或个人,现在操纵者的组成更加分散而复杂,可能是上市公司、机构或者大户,是一种新型的‘信息操纵’。”鲁桂华说。


  一位有着近20年资本市场从业经历的人士告诉记者,十年前的庄股,可简单概括为蛮庄,单独或联合坐庄的机构相对大但数量少。最常见的“坐庄”手法,是利用资金优势控制有限的流通股市场价格,一些股票的控盘比例甚至高达70%。


  如今,、对敲等行为严厉打击下,坐庄的技术含量更高,形式也更隐蔽。“近些年的庄股,可以称之为‘阴庄’,联合坐庄的机构相对小但数量多,参与人数众多且分散,以‘信息操纵’为主。”上述资本市场人士说。


  记者调查发现,当前在市场较为常见的坐庄操纵大致可分为三大类型。


  —内外勾结型。“拥有大量低成本股票的部分上市公司股东与有实力的投机者形成利益同盟,上市公司运作炒作题材或利好,投机者负责借题材操纵股票价格,配合上市公司股东减持,吸引中小散户入场。”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说。


  他认为,近一年来火热的并购重组很多看似是向新兴产业转型,或美其名曰“产业链整合”,但很多难以带来协同效应,主要就是为了制造炒作题材,引发股民对其股票的追捧。这其中,一些上市公司扮演了合谋的角色。


  —投资者主导型。一些“盘子小、机构少”的股票往往成为此类操纵的目标。


  “股吧、网站、微信等新媒体群,都可能成为操纵者合作的对象,他们通过多种渠道诱导股民投资事先埋伏好、并已出现快速上涨行情的股票,待受骗股民入市时逢高派发。”李大霄说,这一现象较突出,也较易界定。此类操纵中,往往不乏私募机构和大户的身影。


  —上市公司主导型。一些上市公司为了“大股东脱困”散布虚假信息,有意识地公布利好、回避风险披露,或通过“改名”等噱头,吸引散户,拉抬股价,最终解决大股东的资金难题或直接套现。


  “可以说,现在股市的庄家,有点‘潜伏’的意思。”有着20年左右股票投资历史的陈绍霞说。


  D A股进入“新庄股时代”?


  “庄股”身影,像幽灵一样在A股市场上空游荡。操纵股价,正在成为这个市场上“财富再分配”的重要方式。


  “一个直观的表现是:市值大小几乎成为当前市场影响股价涨跌的决定性因素,而概念、题材不过是机构操纵、拉升股价、吸引散户跟风的道具而已。”陈绍霞甚至做出“A股已经重回‘庄股’时代”的判断。


  一位上海私募界人士更直指,当前的A股市场是“大魔小魔共舞的名副其实的‘新庄股时代。


  庄股时代’从来就没有结束过。”北京聚锐投资管理中心总裁张向阳说,和股权分置改革之前的庄股时代相比,现在的股价操纵、坐庄,本质上没有区别,只是当年可以明目张胆,现在更加隐晦,操作技术和手段有所提高。“如果抓得严一些、、执行力度大一些,加上大盘环境不好,他们会显得相对‘老实’。不过,一旦有环境并出现机会,立刻就会死灰复燃。”张向阳说。


  也有人对此并不认同。华鑫证券投资总监仇彦英说:“不应该看到股价上涨突出就理解为‘庄股’或者股价操纵,毕竟在成熟的欧美市场几乎每个交易日都有股价翻倍、甚至更大涨幅的股票出现。”“在有真实题材的情况下,在公平信息披露的前提下,理论上证券市场可以容忍“适度投机”,成熟市场也存在此类投机,但绝不能触碰公开、公平、公正的‘三公’底线。”前述上海私募界人士反驳。


  有人认为,A股经过七八年熊市之后,市场人气好不容易积聚,对操纵的适度容忍有利于活跃市场。对此,张远忠说:“这就好比说‘适度腐败有利于搞活经济’一样,这样的逻辑是不对的。如果任由操纵活跃下去,将后患无穷。”


  实际上,A股市场的坐庄操纵行为,不仅导致市场配置资源功能的扭曲,而且最终危害的正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是市场的“三公”—公平、公正、公开。


  “由于信息不对称、资源不对称,在证券市场这个食物链上有高端和低端,有虎豹豺狼和小绵羊,而散户无疑正处于食物链的低端。通过‘操纵’,庄家的坐庄收益成为散户的投资损失,财富从散户转移到庄家。”鲁桂华说。


  “庄股”魅影下的股民众生相


  在股票市场的利益链条上,股民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群体。面对每天发生的那些蹊跷的大涨大跌现象,他们或因“有门路”而成为受益者,或在盲目跟风中饱尝损失。在这个躁动的市场中,能够保持定力坚守价值投资的,也不乏其人。


  “一度浮亏幅度达到27%。”提起W股在十余个交易日里的暴跌暴涨,炒股多年的老周依然记忆犹新,他在7月中旬追高进了不少W股。


  出人意料的是,在基本面没有明显利空的情况下,这只体育行业的题材股,毫无征兆地连续三天跌停,接下来,则是延续近十个交易日的拉涨,其中数个交易日出现涨停,触及某个点位后,又开始缓慢回落……


  浸淫股市多年的老周并不甘心。透过一些渠道,他了解到,W股大落大起背后,是分别来自基金和游资的两个庄家在轮番坐庄:三个跌停板后,游资在低位接手,接下来几个交易日将股价拉回相对高位,此时,游资开始出货,股价大幅震荡之下,损失的都是散户。老周则在游资拉涨的第一个涨停中“出货”:“赔了不少”。


  好在接下来的Y股,让老周扳回一城。由于提前获知一些利好消息,老周赶在主力拉高Y股前,大举买入这只受益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概念股。类似这样庄家要大力炒作的股票,“一般获利要到60%才出货,但也有运作不好时亏本的,能有接近庄家的信息渠道。”老周坦言。


  并不是每一个在股市摸爬滚打的股民都如老周这么“幸运”。


  有6年炒股经历的小李就没有什么可靠的信息渠道,也不具备自己做技术和基本面分析的条件,他炒股选择通常来自朋友或同学的推荐,而这里面,有不少是道听途说。


  小李加入了一个炒股QQ群,几百个跟他情况差不多的散户常常会一起讨论市场走势和个股动向。QQ群里不时会有自称知悉庄家意图的一些股票,“一开始我只是看,后来发现,很多时候推荐股票还真涨得不错,就开始跟着做”。


  不过,令小李比较郁闷的是,知悉庄家动向的网友一般只会在QQ群里告知股票代码,而对于买入、卖出价位并不会提醒。一些股票确实涨了,但是涨了没多久就可能掉头向下,常常是刚进去没两天“就又被套住了”。


  “我也知道,这样跟庄,有些盲目,风险也很大,但是当你看到股价以20%的幅度上涨,投进去10万块,短短几天就能赚上两万,还真是没办法不动心。”小李坦言,几年下来,回过头算算,在股市上的投资基本是亏的时候多、赚的时候少,“总体上还是小亏”。


  相较小李,有着20多年投资经历的陈绍霞则是个定力十足的老股民。2008年,具有重组概念的Z股一度成为炒作热点,重组公告发布前,一位提前知悉公告内容的朋友告知说Z股会涨停,但这样的信息并没有让陈绍霞动心。


  具有财务会计专业背景的陈绍霞在认真分析公司基本面后发现,这只股票没有什么价值,果断没有跟进,Z股后来的走势印证了他的判断:之后的重组失败给一大批跟风者带来惨痛的教训。


  “不管别人怎么推荐,我一定要自己研究一下公司的价值。如果自己分析的结果是没有这个价值,就算是知道第二天它要涨停我也不会买的。”陈绍霞说。


  股市永远都充斥着跟风者,尤其是中小股民。在散户居多的A股市场,这是操纵之手“阴魂不散”的重要原因。


  让陈绍霞记忆犹新的是,曾经有一段时间,证券营业厅里,散户都在讨论带有“网络”“科技”字眼的股票,一些股票没什么价值,就因为名字带这些字眼被炒作起来。


  “跟风炒作也许能赚取一些收益,但是如果没有公司基本面支撑,最终还是要失败。”陈绍霞说。


  链接:庄股时代:大跳水毁掉2000余亿 


  庄股是指股价涨跌或成交量被庄家有意控制的股票。庄家通过增持或减持手中的筹码,不断洗盘震仓,来达到吸筹目的,然后择机拉高股价,吸引散户追高,达到出货目的,并从中获利。新疆德隆操纵的合金股份、南方证券操纵的哈飞股份、银河证券操纵的西宁特钢、吕梁操纵的亿安科技、赵笑云鼓吹的青山纸业、中科系操纵的中科创业等,这些庄股都曾经一骑红尘无人识,但其结果均是豪门惊梦无人醒。


  2001年以来,庄股泡沫破灭的事件不断发生。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就是中科创业,之后倒下的有莱钢股份、四川双马、清华紫光、三九医药、银广夏、徐工科技等。2004年4月14日,有“天下第一庄”之称的新疆德隆集团旗下的三只股票同时高台跳水,中国最大的股市庄家倒下,市场进入了“后庄股时代”。


  权威统计数据显示,从2001年至2005年,30只庄股“高台跳水”导致2000余亿元资本化为乌有,中小投资者哀鸿遍野。


来源:利得高端理财

扫描郎CLUB微信加为好友,及时了解郎咸平的最新点评,点击分享,让更多朋友关注郎咸平的最新观点。


Copyright © 广州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