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研习社

中国线上财富管理规模已达2万亿美元 四类机构将鼎立市场

银海通2022-01-20 22:18:12



点击“蓝色字”关注

银海通

高盛在顶峰时期曾雇佣了600名交易员,今天只剩下两名交易员;近日,刘强东宣布了一件大事,未来十年内,京东员工将从现在的16万减少到8万,百分百全部由AI技术和机器人运作。


在中国财富管理领域,变化正在快速上演。最新发布的《全球数字财富管理报告》显示, 2017年中国财富管理市场规模达6万亿美元,财富管理产品线上化渗透率达34.6%,两项指标均位居全球第二。

线上理财客群关注什么?科技带来了哪些核心变化? 技术能否重塑市场?未来的财富管理应当何去何从?在《全球数字财富管理报告2018:科技驱动、铸就信任、重塑价值》报告中,详细解答了上述问题。

报告指出,数字财富管理不是单纯的线上化,也不仅是现金管理,科技在财富管理中所扮演的角色将会越发重要,尤其是在中国财富管理市场上的重要作用。


中国财富科技融资额全球第一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美、 中、英及新加坡这四大主要财富管理市场财富管理产品线上化销售规模已达到6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规模超过了2万亿美元,位居全球领先地位。

从财富科技企业发展角度来看,中国已领先全球市场。截至2017年前三季度,全球有超过600家财富科技公司,总融资额达67亿美元。其中,中国财富科技企业总融资额达28.3亿美元,占世界总融资额的四成有余,为全球第一。

报告认为,中国具备极佳的数字财富管理发展基础,未来有望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数字财富管理市场,科技将在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发挥更大的效用。

然而,就更能体现数字财富管理本质的独立互联网第三方财富管理规模而言,中国渗透率仅为10%,而美国则为35%,差距仍十分明显。中国真正的数字财富管理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研究发现,当前的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具有以下三大特征:

一是市场亟需规范。例如销售导向无法做到真正以客户为中心。第二,投资人尚未成熟。例如,中国投资者对风险分散的意识仍停留在机构刚兑能力上而非投资标的上,资产配置的平均投资期限远短于成熟财富管理市场。三是机构良莠不齐。


3200名客户画像

2017年6月,中国使用网上支付的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5.11亿,中国网民使用网上支付的比例已经达到 68%。

崭新的一批互联网理财客群也逐渐出现。《报告》集中调研了3200余位不同年龄、不同城市、不同富裕程度的中国互联网理财客群,对其进行了详细画像,总结出五大特征:

1) 以中产阶级为主力军,其互联网理财资产占据可投资资产总额的30%以上,52%的投资者的财富来源是工资。

2) 偏好固收类产品, 73%的资产投资于固收类产品,除银行储蓄外,货币基金最受欢迎,投资占比达17%,P2P产品则占比约8%。线上化发展并没有改变客户对固收产品的偏好。

3) 十分关注互联网理财中资产的流动性,53%的客户对流动性有诉求。

4) 有更高的风险容忍度,即46%的客户选择可承担一定风险,55%的客户表示可承担20%以上的本金损失,这两个比例均远高于非互联网理财客户。

5.)认同财富管理中资讯和建议的价值,即53%的客户需要投资资讯支持,62%的客户需要投资建议的支持。

但从更大范围看,中国整体财富管理客群投资水平仍欠成熟:

1)资产配置的平均投资期限短,84%的客户主力资产平均投资期限不足一年;

2)偏好固收类产品且产品选择单一,即80%的资产投向固收类产品,固收类产品投资比重超过50%的客户占到了总客户的85%;

3)中国投资者自主性强,即56%的客户依靠自主分析进行投资。有64%的客户选择产品风险等级作为产品选择的首要考量。但对于决策指标,超过七成的用户将平台及产品的品牌背书作为主要考量因素,只有26%和11%的用户将投资期限、投资标的这两个与产品风险相关的因素作为关键考量。可见目前中国理财用户的风险意识仍停留在机构的体量和刚兑能力上,而非投资标的上,这在新的市场环境中是一个在巨大隐患。


四类机构最有希望笑到最后

在数字化的浪潮下,全球诸多领先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积极进行数字化转型。如招商银行等机构通过财富科技服务在银行体内却未服务好的大众财富客群,降低服务的门槛。

《报告》显示,从全球数字财富管理竞争格局看,具备成为数字财富管理机构的潜在竞争者主要来自以下四类:流量型互联网机构、垂直型互联网机构、传统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以及综合型互联网机构。

这四类机构在目标客群、提供产品、服务模式、技术对模式的改变程度上均各有针对性。

流量型互联网机构:多为互联网跨界平台,拥有海量客户基础优势,通过现金管理等业务培养客户粘性,以BATJ为代表。

垂直型互联网机构:以财富管理中某一垂直领域的纵深为独有优势,将资产配置和交易环节的整合作为核心竞争力,以Wealthfront、雪球、天天基金网等为代表。

传统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由领先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积极进行数字化转型而来,以大量存量客户、金融专业上的理解力和线下网点渠道为优势,以UBS SmartWealth、Fidelity等为代表。

综合型互联网机构:同时具备互联网基因和金融机构背景,以专业性、低成本、便捷体验的有机平衡作为核心优势,以Charles Schwab、陆金所为代表。

数字财富管理平台的价值定位、模式、客户价值管理体系、投研投顾能力、技术应用能力以及组织架构将成为未来致胜六大关键因素。《报告》认为上述四类机构在数字财富管理均存在一定短板。

以流量型机构为例,目前这类平台主打痛点是客户的现金管理需求和便捷性。这种模式在未来发展的规模和盈利性上都会面临瓶颈。因此,流量型金融平台未来一方面应不断深挖客户需求,提供更丰富的财富管理产品和服务;另一方面,应通过投研投顾能力的建设,逐渐获取更高端的财富客群,向真正的财富管理业务升级。业内人士这样表示。

具体来说,四大机构需实施相应的改进举措包括:

流量型机构:面临客群上移的挑战,同时需尽快弥补投研投顾能力,以获取更为高端的财富客群提升专业财富管理能力。

垂直型机构:面临价值定位转变的挑战,需要拓展业务和市场,思考如何在巩固优势的基础上不断加深对产品和客户的理解。

传统型机构:需做到真正以客户为中心,提升科技应用能力并突破体制机制束缚。

综合型机构:综合性机构相对已建立了较为全面的能力和客户基础,应在科技的支持下,需深化开放模式,力为客户提供更为个性化的各类服务,摆脱“产品超市”的定位进一步做大做强,成为全方位的数字财富管理专家。

《报告》认为,与全球领先市场相比,中国在财富市场基础、线上化渗透率、智能终端的使用情况及财富科技发展上来看都具备较好基础。中国投资者在互联网的诸多习惯,加之线上触达和获客的较低成本都为数字财富管理未来的加速发展培育了极佳土壤。

Copyright © 广州研习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