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

群众不是孙悟空,罗尔事件凸显可靠救助机构仍缺失

行走湖湘2020-11-29 10:05:51


从罗尔事件看从众心理:

宁可转错一次,也不能给别人落下“无动于衷”的口舌


文/大隐


成人的世界,到处布满拙劣的心计和表演,

就像最近一个叫罗尔的人,以爱的名义刷爆网络,

最后募捐超过200万,他还说没人关心他女儿。

 

罗尔的无底线表演,不仅在于以爱的名义吸引眼球,

还以一个无能为力的弱者形象,,

其经济实力明明足以解决的个人问题,

却要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无所依凭的乞丐,

博取同情和眼泪,

这也是广大吃瓜群众最不能接受的。

 

转发那篇《站住》文字的朋友,

这两天不免有点尴尬,

用一哥们的话说,

“将自己易被鼓噪的见识短板,

赤裸裸地粘贴在了朋友圈”。

 

当然也有一些喝惯了心灵鸡汤的,

在这类事件中,早已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

他们一边回头看看早两天自己转发的《站住》,

一边“继续感动继续感恩”地读着——

《假如罗尔欺骗了你,也不要让爱心变冷》

XX慈善总会解读罗尔事件:不会阻挡爱心传递》

……

 

他们已经习惯了走过屡教不改的三重门——

 

一开始,总是激情澎拜地跟着别人,

不求证,不辨别,

在朋友圈疯狂转发某一条言论或某一个公益举动;

 

然后有人出来澄清转发事件是蒙人的、是炒作;

 

最后发现自己被蒙蔽、被忽悠,

不反胃,也不愤怒,

因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

 

他们这时候,都忘记了问一个常识:

如果自己的一个行善举动,

最后被证实是被蒙蔽的,乃至是惩善扬恶的,

那这样一个举动,它还是善行吗?

 

答案,可以参考一个寓言——

农夫和蛇的故事,不过是这种善行的升级版,

在那个故事里,

农夫的善,就是明明白白的、见识粗浅的蠢。

 

另外一个常识是,

人的行善是有成本的,

不论物质,

在心理感受上就有一个“关注度依次减退”的麻木效应

你最后知道了自己帮助的“陷入困境的弱者”,比你还富有,

你最后知道了在一场涉及救助的公益呼声中,

自己原来不过是被蒙头蒙脑地玩弄了、戏弄了。

 

这样,下一次有人再喊“狼来了”的时候,

你已经审丑疲劳、麻木得不想再做任何表示。

 

你帮助了不需要或不太需要帮助的人,

意味着同时疏忽了另一些真正需要帮助的、陷入困境的人。

 

,一再被假消息霸占,

公众信任基础,一再被不良炒作动摇,

 

这对那些太需要帮助的弱者是不公平的。

 

尴尬之处,也正在于:

我们正面临一个难以信任的行善环境:

相信公益组织吧?

TMD爱心教育工程都暗度陈仓。

相信个人吧,

他既没有募捐机制和流程,也没有可靠的信息来源,

往往只有一张极尽华丽辞藻、极尽脸厚心黑炒作的嘴。

 

 

所以,:

 

有毒大米曝光了,我们学习如何识别有毒大米;

有毒奶粉曝光了,我们学习如何识别有毒奶粉;

有毒胶囊曝光了,我们学习如何识别有毒胶囊……

 

每一起社会公共事件发生后,

到最后我们似乎只能寄希望于自己:

擦亮眼睛,擦亮眼睛,

要识别他那张嘴

吐出的是象牙还是狗屎

 

要识别这一次“转发”是不是真的

要判断这一次“转发”,自己到底要不要跟

……

 

这是我们广大吃瓜群众的无奈和悲哀,

如果真正有“以人为本”的、价格合理的公共医疗服务,

如果有救助体系全程公开透明、社会公信力强的慈善组织,

哪里用得着民众

在微信朋友圈转那些刺眼的“生老病死”?

哪里用得着民众

要无休无止地学习和识别那些五花八门的信息?

 

罗尔事件里

孩子当然是无辜的。

整个博取公众同情心的过程,幸好还有这么一个真相。

否则,这让那些已经准备删除朋友圈《站住》一文的群众情何以堪?

 

其实

要减少被忽悠的次数,要减少跟风的错误风险,

还是有章可循的。

比如,你得拥有一些基本的求证姿态——

如信息来源,如求助者的个人经济情况,

还有相关机构的佐证文本等等,

这些东西有没有?它们是不是可靠的?

这些基本的东西无法验证,就跟着转发,

无异于透支自己在朋友圈的公信力。

 

此外

比如,还得拥有一些基本的美学和心理学知识素养。

美学基本理论中的“同情说”,

认为审美是一种由己及彼的同情心所产生的

分享旁人乃至旁物的情感或活动。

人一旦被同情心激发,就很容易用情感判断来代替理性判断。

所以,

当我们遇见或喊打喊杀、或眼泪横飞的群情澎拜现象时,

当我们遇见华丽的、肉麻的、以“感动”你为目标的叙事文章时,

十有八九是偏离了理智方向、掩盖了事实真相的。

简单说,就是——它们往往看上去“很美”,但实际上“很假、很傻”。

 

而从另外一种美学角度看,

当大家都在朋友圈重复转发同样一条信息时

 

心理学上有个词,叫“从众心理”。

几个人跟着说张三好,张三成了人们心中的“好人”;

几个人聚在一起又说张三坏,

张三最后又成了人们心中的“坏人”。

 

美国心理学家所罗门·阿希,曾做过一个实验:

将四根直线分列在下面两张图里,问受试者——

右边三根直线图里,哪一根直线与左边的长短相近?

如此明显的视觉现象,应该选C”,

实验结果却大跌眼镜:

有超过50%的人回答错误。


原来阿希安排了每组接受测试的7人中

6人先说了错误答案,故意误导最后一位受试者,

结果这位受试者选择了和前面6人一样的错误答案。

——这就是现代心理学中著名的“阿希从众实验”。

 

人潜意识里都希望自己的见解是正确的,

尤其在公众场合转发的能标榜自己善行的观点文章;

同时每个人又都希望通过不辜负他人的期望

来赢得他人的好感和认可。

这两点构成了我们参与社会的从众心理基础。

所以,“海盐脱销”事件也好,“给军车让路”事件也好,

还有最近的罗尔事件,每一次疯狂转发的背后,

都能窥见这两种心理作祟。

 

人,很容易被集体环境侵染和改变。

当这个环境处于一种道德感浓重的单一声音包围时,

更容易丧失自我和理性立场。

 

但说到底,

群众不是孙悟空,

他们没有一双能识别妖魔鬼怪的火眼金睛,

更没有凡事都能站对立场的先天本领。

 

在参与救助弱者这件事上,

我们除了像可爱勤奋的保险工作人员一样,

不遗余力地奉劝人们多买保险之外。

 

还有什么办法,

比多多建立公开透明的、,

现实作用更大、惠及面更广的呢?


欢迎转发朋友圈。拒绝其它媒体转载。

更多原创,点击篇首蓝字“行走湖湘”加关注】


Copyright © 广州金融理财研习社@2017